寺隐

冷cp专用搜索引擎,不用FO我,看的开心就好。

摸鱼

陆歧出手一向很稳,弯刀在朔夜间勾出了满月般的弧,刀刃入体时闪烁的银光晃进谢玉鸣的双目,一刹那间,他仿佛感受到沙漠的荒雪落尽了。

世界一片寂静,连裹着雪片的风声都停止了。

那只是眨眼间的沉思,陆歧的下一步动作比他的思绪更快也更无情。金发的西域男子利落地将双刃拔出谢玉鸣体外,汩汩鲜血外涌,沤深了玄衣道人的衣袍色泽,陆歧甫一抽出弯刀,便欲轻巧抽身远离,可谢玉鸣动作比其更快,在陆歧尚未收刀负背时便空手握住刃身,他好似失去痛觉般施力按压陆歧的刀。

明教默然,却未弃力,谢玉鸣便越加施力握住刃身,十指连心,利器刮过手掌,划出的血线顺着刃身流下,绯红一片:

“陆……咳咳歧……,你不…应该,放过我……咳咳咳,差一点了,我就……”谢玉鸣不是头一遭半只脚踏入阎王殿,但是出口的话语中夹杂着浓厚的血腥味,让他也不由得战栗,那是兴奋到浑身战栗。

玄衣鹤袍的俊美道人半瞌起被冷汗浸透的眼睫朝着对面的陆歧投出意味不明的一笑,扬唇的一刹那,将握起的刀尖再次破入己身,陆歧惊诧的一瞬间,原本还身隔自己一个刀刃远的谢玉鸣便只在咫尺之距,道人手一环,便能抱住他,他听见道人凑近他耳旁虚虚一声两字:

“死了。”

像大漠冬日里的一片荒雪,又薄又凉。

“哈哈哈,别怕,咳咳。”谢玉鸣握住陆歧那双包裹着刀柄的手虚弱的安慰道。

尔后他终于失力般朝后仰躺在松软的荒漠雪沙之上。

仿佛已经死了。

陆歧待了半会,终究还是弃了刀,他将一头灿金长发尽数拢于兜帽中,明教的刺客帽也将他大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下。

“我不杀死人,”年轻的光明之子在冷风中说出了这么一句,随后便消失于莽莽雪漠。

“谢玉鸣已经死了,而你是公子客。”道人恍惚间听到明教最后一句勉强称得上“诀别”的话语,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这片沙漠空旷无人,天地旷达,却只容得下谢玉鸣这疯癫无常的笑声,很快又被淹没在无边的风声中。

而这次,再也不会有一对拥有波斯猫般异色双瞳的西域姐弟来救他了。

因为谢玉鸣已经死了,只剩下公子客。

【单纯摸鱼大概没有前因后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