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隐

冷cp专用搜索引擎,不用FO我,看的开心就好。

【空网】山夕


日常片段流,种田背景,有穿越空操作!

预警!!!!!!CP:空网   策飘    俏雁

不吃的注意避雷!






正午,艳阳高照,史仗义背靠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恶毒的日光被枝繁叶茂的大树切割得支离破碎,点缀在他不怎么有品的吃瓜举动下,显得格外悠闲。


史仗义一手端着被啃得所剩无几的瓜瓤,一手握着扇柄徐徐扇着不得流动的风,不过几个来回就已经流出细密汗珠。


此时正值三伏天,正属一年之中端坐着不动都能心生无端旺火的背气时节,好在立夏一过修罗县就已经完成播种事宜,除了零星几户异常不怕晒的乡民还在田地里辛勤劳作,整个修罗县都已经过上了闭门不出的宅居日子。


史仗义也难得清闲,除开天气太热外,他简直要高呼带薪休假的日子万万岁,但到底是头一次穿越到种田世界,之前也并未做过在古代乡下做县尉村官应注意哪些小细节的实地考察,此时不得后悔当初应该屯一房冰,筑个小冰室来度过这茫茫夏日。


他是真没想到能热成这样。



然而他又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正一脑门豆大般热汗如瀑般爆流的公子开明,心里又不免升起了些微同情。



公子开明早就卸下了一窝能藏鸡崽的菠萝头,正穿着一看就代表修罗县阶级划分的轻薄绸衣,汗流浃背地徒手和盆里的螃蟹搏斗。



这盆螃蟹是他赶早趁着太阳还未散发出热毒前从沉沦海边捞起的,花费了他不少功夫,一捞完就忙不迭赶来史仗义的公房院子剥螃蟹。直到日上三竿。



史仗义上任以来和修罗县的策君一直关系不错,见好友忙活也顺手帮剥了几只,他本不是特别娇气的公子哥儿,无论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都是史家二子的身份,恰巧老天爷对史家都挺眷顾,穿越前后的家族背景都是声名显赫,不愁吃穿,连带着史仗义自己骨子里都刻着几分君子远庖厨的迂腐,与对家务琐事的不耐。



不过顺手剥了四只,便已心生烦闷,加上天气炎热,内火中烧,心中便腾腾地冒出“不想干了”这四个字,于是他对好友的义务帮忙止于第六只螃蟹。



史仗义啃完了瓜,顺手扇了把大风想着给好友一起吹吹,虽然也是无济于事,不过他这样扇着,心思却异常活络,忍不住八卦道:




“小明,我记得你不是不爱吃螃蟹吗?现下时节的螃蟹也不肥美,你这样大费周章的在大太阳底下折腾自己,何苦呢?”



公子开明热得快爆炸,被他这样一问,先开口爆出一句“我恁它老母的太阳!”然后他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心态,又换成那副自以为卖萌无敌的“正太音”语调:



“我当然是必然是绝对是无比讨厌吃螃蟹的啊,但是阿飘喜欢吃,而且他嘴又挑,和普通人口味都相悖,嗯嗯嗯,所以本策君只能委屈自己了。”



史仗义猝不及防觉得眼睛有点瞎。



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菠萝头后面的一句肯定是“王婆卖瓜”,不过公子开明却难得的没有趁机吹一波自己:




“有时候日子过得长久了,连习惯都能互相妥协,三伏天的螃蟹吃起来容易上火,阿飘是暗影县的天生体寒,吃煎炸的和焖的口味再适合不过,我偶尔吃吃,大多数混着西瓜吃,前几年太虚省的渔民发明了种冰镇螃蟹,我觉着不错便按照双份量捞了。”




他说着说着觉得气氛不错,连火辣的日头都明媚了不少,心头的烦躁也被欢欣抚慰了不少。剥螃蟹的手脚也利索了不少。



史仗义觉得自己已经瞎了。



不过好在他已经见怪不怪,公子开明和他的阿飘一向热爱公众放闪,他刚上任的那几日的确猝不及防就受到伤害。




当时只觉腻歪,还没想过两人会有如此日常化的气息,史仗义不由又给自己的穿越生活加上新的标签:穿越 种田 同性主流 日常番 ,厉害了我的修罗县。




等到公子开明蹭着他公房院落里的树荫剥完螃蟹走人时已经过了太阳最毒辣的时刻,史仗义热得发懵,他靠着意志艰难地起身,准备去问郊区落脚的养鹅先生高鸿离讨点冰带回房里去热。




才刚步入他院落外的篱笆前,就被一匹高头骏马惊艳到。那是一匹通体雪白的壮美骏马,一看就不是穷乡僻壤的修罗县产物,这种带着中原省特有的才子佳人话本必备名驹的匠气白马,除了前几日过来审查的九界巡抚俏如来,史仗义不作他想。




一息之间,史仗义觉得自己仿佛又闻到了一丝猫腻,俏如来就是他的大哥史精忠,按照他的公事行程,前几日和史仗义打过照面审查了修罗县的赋税,打马转到魔世省其余两县及大大小小的乡村考察也要月余,时间之紧让史仗义也不由咋舌。




此时不过几日何故牵着自己的坐骑栅在高鸿离家门口?



史仗义按着修罗县主流风俗脑补了一下史精忠的说辞,高鸿离是他的同门师兄,两人师承同一人。一时之间他都无法认真对待“师兄弟”这个词了。




不过他也不做细想便径直入内。



高先生是两月前入住郊区,并非修罗县土著。看起来是个读书人的样子,却圈养了一窝鹅。梁皇无忌偶尔会让私塾的小屁股们跑来他的院落听他讲学。




史仗义和他只有过数面之缘,偶尔路过院落除了鹅叫就是熊叫,熊孩子们的读书叫唤声。史仗义刚进院落便听到屋后传来高先生的讲学声:




“ 衣食者,人之生利也,然且犹尚有节。列德而尚贤,虽在农与工肆之人,有能择举之。老而无妻子者,有所侍养,以终其寿;幼弱孤童之无父母者,有所放依,以长其身。”高鸿离的声线带着点干涩,他一说完,就有几个调皮的小屁股,叫嚷着:



“  先生,不如今日提早结课吧,三伏天太热,您穿得这么黑,容易中暑。”上官鸿信下意识深吸一口气。




“二蛋,怎么说话呢,先生好意讲学,天气再热依然坚持授课,还不认真句读方才先生的词句。”又一只稍微理性点的萝卜头窜出来叫唤道。




“嘎嘎嘎”这是高先生家必备背景鹅叫。




上官鸿信差点无法呼吸。




史仗义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差点笑出声,他正忍得肢体抽搐,肩头突然被人一拍。他侧脸一看,便看到俏如来朝自己摇了摇头。


这种看到来人是自家大哥却一点没有意外感是种什么体验?



史仗义不管穿越前还是穿越后看到俏、史必然秒变晚娘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连槽都懒得吐。遂直明来意:



“我是来向高鸿离买点冰屯回去消暑的。”虽然懒得吐槽,八卦之魂还是在熊熊燃烧。他看到俏如来熟门熟路的翻进高鸿离的家,弹指功夫便捧回一只冰枕:


“仗义,修罗县还请多费神了,再过一旬,我便要启程前往下一个省份。”



“不带上高鸿离?”史仗义忍不住说漏嘴。


俏如来略做停顿,便坦然道:

“ 不用,没过多久他自会出现在我能看得见的所在。”



史仗义还在思索这句是否表示俏如来公然出柜,便接过他递过来的冰枕。



远处上官鸿信朝兄弟二人这边看了一眼。俏如来有所感应便再次进屋,再出来时手里端着一碗冒着寒气的梅子汤。




俏如来一手端着瓷碗,一手握着蒲扇朝坐在屋檐下遮阳小憩的师兄走去。上官鸿信刚遣散了一堆小屁股,没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顿时清净了不少。他又装模作样地靠在檐下廊柱旁抄起本闲书读起来,实则热得口干舌燥,俏如来捧着瓷碗银匙靠近他,他早就察觉来人,却还是一派假模假样认真读书的面相。



俏如来一眼看出这本书的封皮上下都颠倒了,便知他的师兄又在不动声色的表达心烦意躁。于是他轻轻抽开上官鸿信手里的书,朝人递过一碗冰镇梅子汤。




高先生“赏脸”接过瓷碗,凉气熏人,银匙碰着瓷碗发出叮当声响,颤动着紧绷的心弦。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撞壁叮当响。

 

俏如来握着蒲扇朝他扇风,师弟年轻的俊眉朗目就在眼前,是最好的抚慰方法。上官鸿信实在是个很好哄的人。




史仗义觉得自己今日真悖时,猝不及防被塞了两嘴狗粮。他捂着在高鸿离家被辣过得眼睛抱着冰枕就往回走。



却又忍不住一再回想公子开明和俏如来的音容。那大概是他无法体会到的爱情的滋润。史仗义有点颓,今日连受两场打击,搅得他连去泣血邪魔洞练武的兴致都没有了,看什么人都觉得像在嘲讽他是个单身狗。




他在塌上翻来覆去地滚了几十圈,终于屈服在网中人以往的威胁阴影下,认命得套了演武衫,朝泣血邪魔洞走去。



此时已至傍晚,天幕还挂着残阳的余晖,暑气也消散无几,史仗义走在羊肠小道上,惯性得采了一把狗尾巴草夹杂几朵不知名的野花。




抵达泣血邪魔洞时,果然和往日并无不同,网中人一向不在洞府,应该又去后山拾捡桑叶与药材可能还会有不知名蜘蛛,史仗义顺手把一握野花野草放进瓶里,便开始打起热身拳。





一套打下来活络筋骨,夜幕恰时来临,凉风习习而入。汗都吹干了不少。网中人掐着时间点过来,史仗义刚好收势,褐发假面的男人背了一箩筐枯木药材,手里抱着个名器花瓶。




网中人进屋并不打算理这个白捡的练武徒弟,只是看了一眼桌上的陶瓶道:



“又多了。”



史仗义顺着他的说辞朝那边看去。原来网中人指的是陶瓶里的花草。那簇花草原本是史仗义嫌泣血邪魔洞太过死气冰冷,于是每日在来的路上便下意识摘一把野边草增添洞穴生机。日复一日,没想到竟然能花团锦簇。




死穴开出一片生机盎然的锦绣。像在史仗义心里开出一片繁花似锦,他揣着生机勃勃的心思,目朝网中人望去,他的武师放下背篓,把怀里的名贵瓷器小心的置在桌上,然后一握一握得将塞满陶瓶的花草轻柔的换进更大更宝贵的瓷瓶里。



“史仗义,你很闲?”网中人用后脑勺问道。


史仗义美滋滋地开始练拳。



他的心里开出了一片繁花似锦,草木随时枯荣无度,随心便能万寿无疆。




————END————

后续:

史仗义:“网中人,最近天热我在你这里过夜吧,山洞有风凉快。”

网中人隔着面具都能射出一阵刀子似的眼神。

“我会每天都带好食材来的,有——”

“成交,但是你训练要加量。”

史仗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其实这只是我一篇正在写的种田au空网里的一小节,这个片段我脑了很久了,实在手痒就写了,所以有些前因后果可能看的突兀,比如空突然穿越,修罗国度变成县之类的2333,愿他们长长久久,顺便每日一念阿网什么时候上线东瀛。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