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隐

冷cp专用搜索引擎,不用FO我,看的开心就好。

【金光】杉信


上杉龙矢x赤羽信之介

他们从别苑小径的回廊下赤脚穿行,檐外还挂着水幕,脚掌按压着被清泉打磨得圆润饱满的石子路,感官都变得异常通透。

两人肩并肩而行,赤羽一头艳发被谷雨时节的水汽氤氲得几乎和煦,不再咄咄逼人,不再矜贵疏离。

他听他讲中原的风俗典故,人情事理;讲时局无常,天命所归;讲那些年中原一行的博文广识,奇人异事,讲西剑流的梦,讲此身的愿,亦坦然提及天意弄人的不甘,输赢胜负的挂怀。

上杉龙矢侧耳倾听,一如当年,赤羽信之介往竹龙众讲学那般专心致志。彼时他们曾年少,一个质朴方正如修竹,寸寸都刻上坚韧刚直的骨经年累月扎守在东瀛的沃土,天高海阔风刀霜剑都撼动不了那一拳维护东瀛武道和平之心;一个外冷内热如隔岸火,隔着智者与身具来的深渊,比三途河的水还冷,烧着情义与理智的魂,赤羽信之介负不起任何人,俯仰之间到底选择无愧天地人心,于是那点深渊之间的挣扎便存于胸魄的一隅,在讲学时分混着私心偏颇倒豆子似的泻下。

一个听不懂,一个勿自说,矜贵疏离得有天堑那么远。

他们并肩而行,将光阴抛在身后,举步从容,不谢流年似水,安稳的像一桩美梦。

“先生呐,此番中原一行您的确改变很多。”

赤羽侧过头,一对凤目望着竹风之龙。

智者眼里有一簇火,要经过燧石的摩擦才能点燃。

“从前您总是讲诸子百家的学,讲中原大家的理,句句都是学究,字字都藏经典,我当年曾想,我与您何止隔着一座藏书寮。”

上杉龙矢向来坦荡,赤羽凝目而视,也不见他有半分不适。

他将坚守了人生半载的侠义信仰凝结成了茧,包裹着一身天地沛然正气,话也坦荡,心也辽阔,无坚不摧又惠风和畅。

洒洒落落如竹风之龙。

这个人从来就未曾尖锐便已磨钝。

“变化在哪?”或许是听惯了奉承话,即便赤羽知他只是为了引出后句肺腑之言,却忍不住催促道。

“哈,先生好奇?”上杉龙矢以退为进。

“本师只好奇你的说辞。”赤羽信之介步步紧逼。

“先生此句倒是从未改变。”上杉龙矢亦坦然回视。

他的眼里有燧石,点燃了赤羽眼中的火焰。

上杉只是停下步伐,赤羽保持原步向前行走,两人之间微微错开半步。

见他故意停下,赤羽好奇得顾首,留给身后人一道镌刻了岁月的侧脸弧线。

“就是这样的改变,您从前全副武装,滴水不漏,言辞间都是别人,从未提及己身。”

我与你岂止隔着一座藏书寮,那本就是一间空中楼阁,连路都没有。

“旁人与你永远有一段距离,而今却是变成了——”他话音未落,便一步踏前。

“摩肩前行。”

赤羽信之介打开扇子,鎏金的扇面宛如铜镜,照见两人:

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上杉君,未来また(まだ)どうぞご指導下さい。”



#私设如山,当个平行时空的同人吧。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