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隐

冷cp专用搜索引擎,不用FO我,看的开心就好。

【写作黑历史】结构问题

【空网】偶发事故

00

16:32,蓝飘飘:

——明,在吗?明天老时间老地点,我等着你那件“迦谛圣衣”的实体repo。

16:35,掏出一根大棍子:

——啊~~好的阿飘,明天cp展我要上次你带的那盒杏仁酥饼,逛完了我们去拍片,地点我都挑好了Y(^o^)Y,不准鸽哦~

01

网中人赶在暴雨倾盆而落前回到家里,难得的全家都在。

帝鬼坐在沙发主座上,眉目深沉;炽焰天和荡神灭端正庄重地坐在左侧席,一脸严肃;平时就眉头紧锁一脸苦大仇深的梁皇无忌此刻更显愁苦,他坐在正对着帝鬼的位置上时不时闭目仰头,仿佛天都要塌了般忧郁。

男人窝里唯一一朵霸王花——曼邪音正懒散得靠在竹制摇椅上慢条斯理地涂着指甲油,她看到网中人进屋,朝他递过去一个眼神。

后者瞬间“福至心灵”。

“阿网回来了。”帝鬼呷了口茶,配合他的音调,天边很赏脸地打了一记闷雷。

分明是初夏,网中人却突然打了个寒颤。

他换了凉拖鞋,开了客厅的灯:

“外面要下雨了天黑得快,一群人坐着也不知道开灯。”

“哼,回来的那么晚,你该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还是想趁机混过去。”回答他的是荡神灭一贯用鼻孔怼他的嗤笑。

“网中人言出必行,不用别人多加揣测。”今天日子特殊,网中人面对荡神灭的日常嘲讽也没了以前睚眦必报的心。

他把包挂在架子上,挽了挽学院发的文化衫,朝四个男人特意给他留下的空位补过去,道:

“开局吧。”

17:46,拿什么做纪念品好呢:

——欧皇翻车了。

曼邪音在群里开了直播,她一边抽着pocky一边刷着屏。

17:47,还是太年轻了:

——哼,都是一群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学年轻人那套,帝鬼的老脸往哪搁。

17:49,剑胆琴心:

——疆主此言差矣,人老心不老便是常青,况且帝鬼正值壮年何来年老一说,能放下脸面陪着年轻家人感受新鲜事物,正是吾辈应学之处。

17:55,“还是太年轻了”已被群主禁言23:59:48

17:58,掏出一根大棍子:

——为什么群里会有这条老龙?谁拉的ky过来,本策君一起来个30天大礼包。

17:59,犁灵剑魄:

——+1

17:59,百年等一回:

——+10086

18:00,拿什么做纪念品好呢:

——泼猴,欧皇翻车了,你的flag立成了。

公子开明拿着快递的手一抖,差点把应龙师移出群。然后他心里忍不住膨胀起幸灾乐祸的情绪,欧皇吸了这么多年欧气,这次终于感受到了来自非洲大草原上汹涌的非气,他简直想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广布他的喜大普奔。

18:03,掏出一根大棍子:

——求细扒。

18:04,拿什么做纪念品好呢:

——今天的局还是老规矩啊,每人连抽三把,去掉最好的和最坏的,然后pk。欧皇网已经连输三把了,这把再输,明天的体力工就稳是他了。

18: 05,拿什么做纪念品好呢:

——老娘要站起来鼓掌了,天道好轮回,终于轮到网中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公子开明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曼邪音的喜悦。

18:07,心系红梅坞:

——哼,这次没把他打爆还是不够尽兴。

18:08,我师兄呢:

——这次终于不是大师兄了,谢天谢地。

18:09,烧烤外卖私我:

——大家都这么喜悦,不如订份烧烤吃吧,今天我给所有人免单。

18:11,吾带来魔祸人灾:

——咳咳咳,大家稍安勿躁,先看看阿网在不在群里。

18:12,掏出一根大棍子:

——放心吧,他一向屏蔽的,他的迷弟魔司令我已经踢出群了。不过老板,你们这次是不是用了什么黑科技,欧皇突然移民到非酋了,非常让人猝不及防啊。

18:15,梁皇无忌:

——窜通一气算黑科技吗?他已经上楼了,不过他好像还不知道策君你的癖好……

18:16,掏出一根大棍子:

——没事没事,在帮我一起提东西逛展子之前你们也不知道我的爱好啊,我对待同僚一向一视同仁。(・ิϖ・ิ)っ

18:20,九尾铁精: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好像要先心疼一下网中人的样子。

群里众人纷纷为屏蔽群的网中人续了一秒。

02

网中人今晚输得严重,他是个凡事好胜心强的主,突如其来的输局的确稍微左右了他的心情,但很快就愿赌服输。其实说到底他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一家人非要把“陪公子开明去漫展”这件举手之劳当做惩罚,每年的cp展前夕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那气氛太僵弄得他也不得不配合。

但他的确往年都运气不错几把手游抽卡pk都毫无悬念的赢了,因此也没法感受到漫展的氛围,这次难得输了反而还满足了他以往的好奇心。

不过不知是不是心里原因,他当晚睡前冲澡总是直打冷颤,右眼皮直跳。

当网中人大清早被叫唤起床,背着一大包沉重的道具袋,啃着手里的饼上下眼皮直打架的挤在早班地铁上的时候,他是略微不爽的。

尤其是公子开明时不时发出叫唤以及他手里就没停过的来电短信声嗡嗡地窜进他尚且一团浆糊的脑子。

“网中人,你没睡醒我能理解,但是你必须帮我保管好我的道具,这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极其重要!特别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Do you understand?”

“少放洋屁,我知道。”网中人半身靠在栏杆上,等着前面蜿蜒成一条难以看见尽头的长龙队伍。

“这人也太多了,看动漫的这么多?”

五月初的太阳明晃晃的照在脸上,网中人戴上那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踮脚朝前张望。

公子开明并没有接过他的话而是专注低头玩手机。

他等的无趣,只好单手撑起身体一屁股坐在栏杆上,一双长腿离地微微晃荡,百无聊赖的刷起手机新闻,双眼盯着屏幕时总有几搓发丝妨碍视线,摇摇摆摆得比夏日午睡时耳边响起的蚊子声还扰人。

网中人烦得不行,决定好好治治这搓刘海。于是他一口叼住手机壳,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只发圈,修长的五指穿过半长的柔软发丝,像掀起海边的波浪,有浪拍礁石的潮声,有风吹怒潮的呼啸,有洋洋洒洒的年轻的张力,画面比五月的朝阳还要好看。

于是他听到有相机按下快门的声响。

网中人神经一向敏锐,他利落的转身朝四周环顾,像在巡视自己领地的狮王。漆黑的墨镜遮住他的视线,留下影影绰绰的虚实。

然后他发现一双明晃晃的深眸。

深眸的主人和他隔着块空地与两副栏杆。正摇晃着手里的苹果机朝他投去善意的招呼。

他听到对面的大男孩用他能够听清的声音对他说:

“你那里有我要抓的蜘蛛。”

03

“蜘蛛?他说的应该是AR技术下的Pokemon Go吧。”公子开明和网中人进了会场,正站在中央空调的扇叶下使劲感受着冷气的善意。

“那是什么?”网中人摆出一副我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的表情。

“嗯嗯嗯,你可以去百度嘛~我解释了有一大堆名词你也不知道啊~别用那种眼神看我╭(°A°`)╮隔着墨镜我也看得清你的表情。”公子开明气鼓鼓道。

“不,我只是觉得你好歹也换换说话语气用词,你都读博的岁数了,还整天卖萌,老黄瓜刷绿漆。”网中人一般不毒舌,毒舌起来不一般,尤其是他又一对比刚才排队时朝他打招呼表示善意大男孩,更加刺激了他吐槽公子开明的化学反应。

“啊啊啊,你你你——”公子开明猝不及防被反将一军,下意识捂住胸口做吐血伤心样倒退了三步。

“本策君只是学历到了博士!年纪还是研究生的年纪!网中人你果然性格非常差劲,极其差劲,绝对差劲!”

两人并排走在熙熙攘攘的会场,公子开明一刻不停的发着语音给他的基友们报备自己的方向。

网中人除了他说的“D1,F2”能懂外,其余仿佛在听天书。终于走到公子开明和他的小伙伴们约定好的所在,已经有一小波人到达地点。

他们前脚刚到达,公子开明后脚就飞扑过去,他身上挎着两大箱“不可说装备”也一点不怕被颠簸翻来。

公子开明长呼一声:

“阿飘~~~~~~”然后整个人像树獭成精了一般黏在面前一身中世纪西欧贵族打扮的金发外国男生身上。

对面很快凑成一圈,都是公子开明的基友,网中人觉得有点进退维艰。

在经过了公子开明及其最好的基友鬼飘伶的引荐下,网中人总算和一圈人尴尬的打了声见面招呼。他杵在一旁像电线杆一样,偶尔几个女生细微的讨论窜进他的耳朵:

什么6分7分7.5分,他还能懂,毕竟网中人对自己的颜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是什么冷面邪佞攻和冷艳暴娇受的激烈辩驳他就不是很懂,那几个女生好像还有因为这两个词吵起来的趋势。

另一边的公子开明还在腻歪好像要把隔着网线见不到面的相思之苦倾诉出来般滔滔不绝。网中人又陷入了深深地无聊状态。

直到他有了尿意。

给公子开明发了条消息便匆匆赶去厕所。

04

厕所门口遇到熟人让网中人诧异了一下。来人看到网中人也是神色一惊,然后老老实实乖乖巧巧的喊了一声:

“学长好,你也来cp?”雪山银燕是网中人同一个学校但并非同专业的学弟,也是武术社的核心老成员之一。

两人关系不温不火,止步于社团训练打招呼的程度。

网中人觉得以雪山银燕成熟的长相和耿直认真的性格应该不会对这些花花绿绿的年轻人产物感兴趣。没想到能在展子里看到他,一时半会二次世界遇到三次熟人总是难免尴尬,他没什么底气地回道:

“阿,陪家人来的。我进去方便了。”说完便硬着头皮进了男厕。

他走的急,没看到雪山银燕欲言又止满怀同情的目光。

雪山银燕出于良心的斥责还是忍不住朝厕所里大喊了一声:

“二哥,你好了没?”

“这么急着催人穿衣服很没礼貌喔。




【空网】偶发事故(05-07)

CP:戮世摩罗x网中人

分级:全年龄


05

曾经有个叫“沃滋基硕德”的哲人名言一度风靡整个高考语文写作,以网中人的年纪再说高考的情景好像有点太远,但他最近常常想起那位哲人不知道在哪个犄角疙瘩挤出过一句哲理,能让网中人这位常年偏科到爪洼国的工科学霸,文科渣渣一度回想,那句话是这么说的:

“人生总是在互相伤害中度过,不能苟合就要睚眦必报。”

这是他在收到手机系统自动弹出一条知乎邀请并查看了题主标题后想到的第一信条。

题主:好奇直男对漫展里的女装大JJ小姐姐有什么看法

邀请人“黑白郎君–南宫哼”

网中人心里有一句mmp一定要讲,但他不动声色的止住了,因为自从那次漫展男厕事件后,他仿佛一夕之间变成了校园网红,出于他平时太过深居简出的工科宅男生活,校友们拿不到他的生活照,便只能从校园光荣榜中物院省级竞赛团体奖合影里抠出他一张模糊的冷脸,因为像素原因还带着些微肾虚的体弱感。

事件的推广人就是公子开明。

那日漫展男厕冲击三观的一幕在绿裙子男生走后,他的身心一直还未缓和过来,后坐力太强,导致了他好像扯到蛋了,一连痛了三天,校医建议上厕所最好有人守在外面,被网中人婉拒。

这件事连带着漫展男厕事件一并被公子开明匿名转述到网上。

虽然这马甲盖了跟没盖没什么区别,很快,网中人的漫展奇遇事件响彻整个九界大学M校区的匿名论坛。

不少网瘾少男少女顺着扒皮贴跑来M校区物院研究生男生宿舍探头探脑。

也包括宿敌南宫恨,不过他最近实在身心俱疲懒得和这只隐藏萝莉控斗鸡叫板,索性拉黑了所有艾特他的ID。

他有点焦虑的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元邪皇给他倒了杯茶,然后坐在他对面的办公椅上开始查阅网中人带过来的报告材料与成绩单。

元教授作为M校区声名远扬的成功人士,除了本人长得帅之外在心里辅导方面也是首屈一指。

被称为九界联合大学知名男神级教授,九界联合大学最不缺的就是学霸和学神,尤其是元邪皇这种教授级别的智慧人才,他几乎只扫了两眼,眼睫眨了三下,就看出症结,好在他不是嘴毒的个性,说话一直委婉,比起Z校区的默教授简直称得上春风和煦:

“网同学,或许你应该放下对英语教学的偏见,不然绩点太低容易被刷下,开题报告的主题拟定倒是可以,但是材料收集不足,质量偏低,显得虎头蛇尾。不够支撑你拟定的模型设计。”

潜台词就是,不合格,重新做,英语太烂扯综合绩点后腿,申博有风险。

上头说到九界联合大学最不缺的就是学霸学神,普通大学里上赶着没人要的博士学位在本校几乎不存在这种情况。人人都要挤破脑袋争取更高的学位,每天都生活在宛如高三的炼狱生活,名额还少的过分。

就连网中人这种差劲脾气也不得不为了学历低头抱拳感慨:

社会社会。

他抬起没什么神采的眼皮,将资料与成绩单工整的装进文件袋中,准备告辞,元教授终归还是没忍住提醒一句:

“绩点的事儿可以去刷思想政治理论,我不太清楚这门课的安排,因为安排部门不归M校区管理,你可以向Z校区的史艳文主任询问。”

网中人一瞬间瞪大了本就没在脸上占据多大体积的眯眯眼。

峰回路转,网中人觉得自己的绩点还能再抢救一把。他难得收起了所有的倨傲朝元邪皇郑重道谢,便收拾了资料走人,一路思索着应该怎么联系到史艳文。

九界联合大学有多大,学生有多少他不能很精确的说出具体数字,但是姓史的全校也没几个人,他几乎立马锁定武术社学弟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的本名史存孝,那不就是姓史吗?

06

网中人在雪山银燕训练间歇期拦住了后者准备踏进厕所的腿。

啧,又是厕所。

他在心里不满的吐槽了一下。出于对厕所的阴影,网中人决定速战速决,直问重点:

“学弟,你认不认识史艳文主任?”

雪山银燕用毛巾擦着一脑门热汗,耿直的道:

“他是我爹亲。网学长你找我爹亲有事?”

原来你小子还是个官二代啊。

网中人过滤掉潜意识里出现的弹幕,无比真诚饱含期待的说出了他的意愿。

雪山银燕迟疑了片刻,然后翻出了他的手机通讯录,将史艳文的号码与办公座机号一并转发给了他:

“爹亲一般都很忙,我先给你他的联系方式,如果在工作日他都不接的话,学长你不如挑个空闲时间跑一趟Z校区,我可以带你去找他。”

“没时间了,不如就这周末吧,我从M校区过来Z校区,思想政治课一般有人数限制,现在开学都快过半学期了,我怕没多少名额了。再等一会就彻底和高绩点无缘了。”

事情急迫,网中人一刻也不想等,隔着电话线交谈远不如面对面方便,雪山银燕了然。

等着网中人搭乘周末九界特快航班从魔世飞到中原顺着人潮挤出机场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写着他名字的白板被人高高举起。

网中人迈开长腿,朝着举板人走去。

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

网中人在心底放了两句十分不标准的洋屁。

对面也是一脸诧异。但很快就调整情绪,唇角微微挑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啊!原来你就是银燕说过的那个社团学长啊,这……好像不算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戮世摩罗,熟人都叫我小空,本名史仗义银燕的二哥,未来戏剧界的艺术家巨星。多多指教啊,学长~”

网中人的眯眯眼一皱,发现事情绝不简单。

他头一次觉得公子开明可能要遇到相声界的宿敌对手了,还有戏剧界的艺术家巨星,乍听一下好像很时髦,但其实艺术家和巨星好像是两种不同的子集啊。

戮世摩罗看到网中人闪神片刻,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继续用他那夸张到仿佛能分分钟唱段歌剧“猫”的语调说到:

“啊~对了,我还有个二次身份,学长你上次已经看到过了,我的CN叫御魂笑光辉。”他说着还朝网中人抛了个媚眼。

为什么一个lo装男会有这么多的名字,难道姓史的都是天生自带主角光环?

网中人不经意间就戳破了华点。

同时他的心里不免泛起酸涩,应该是对戮世摩罗拥有多重名字身份的酸味之外,还有尺寸大小的难以释怀。

不过网中人很快就恢复了M校区物院最熟悉的高冷工科大神画风。

“网中人。”他冷淡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看着对面的戮世摩罗微微歪头,朝他眨了眨长得惊人的眼睫毛。

07

“雪山银燕呢?怎么不是他来。”

“去看‘史家老四'咯~小孩子日常闹别扭,分久必合。”两人一前一后往机场地下停车场走去。

网中人看着戮世摩罗朝停车场终端仪器输上一长窜奇形怪状的密码,接着一辆浮空高速自动驾驶车从车库里驶来。

中原这个地方,是九界的交通枢纽,也是九界人口流动最大,受到产业革命科技更新影响范围最深最广的所在。

用句浅显易懂的话就是,中原是最时髦的,九界联合大学的Z校区也是9个校区里教育程度学习指标最高的校区。

魔世这个穷乡僻壤的国度还在感受大数据时代的尾巴带来的方便时,中原就已经自主研发了人工智能,并且成功打开九界联合政府授权法律的豁口,最先颁布了一套人工智能法律体系。

随着家政型人工智能的成功普及与融入,中原高层决定将人工智能与云端计算机融合,开发出城市的“中枢大脑”实现理想的“乌托邦”国度,虽然这种复杂有争议又带点荒诞不可信的想法一度被联合政府与各方势力打压。但无可否认的是,网中人这趟来中原,真的有种乡下人进城的既视感。

如果不是那十年,故乡的发展程度也不会和中原有天壤之别。

两人上了车,戮世摩罗很绅士的询问他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

网中人随口一句不要放洋屁的。

前者打了个拍子在虚拟屏幕前划出一窜曲名。不多时舒缓的东方笙乐便在车内缓缓奏响。

车子在匀速运行,戮世摩罗在驾驶座上随意的翻看起电子新闻,网中人坐在后座从一开始就盯着驾驶台上的全家福。

那是五口之家,除了雪山银燕和戮世摩罗外都是生面孔。不过看中间一对中年男女就能猜到父亲那方应该就是史艳文。

“根据前方最新报道,瀛岛战局已经步入焦灼化阶段,妖族反动势力胧三郎已经完全占据瀛岛东部,九界维和部队现已前往瀛岛支援战场,妖界保守派还未发表任何声明。”电子仪器传来机械的冷硬的声音。

“妖乱”是近一年来最热时事热点,不过祸端一直停留在瀛岛,未波及九界其余领土,各界都有各扫门前雪的想法。


“和平年代就是好,大家都衣食无忧手拉手迈向光明灿烂的未来。都是生活在温室下的宝宝。”戮世摩罗转了转手中的笔。

网中人觉得这句话简直讽刺满满,同时意有所指,不过他出于魔世身份不好多言,也不必多言。

戮世摩罗捋了捋颊边一撮特意留长的发丝。

气氛莫名降到零度以下。

魔世之人不得在公共场所提及政治形态。

这是十年前打在魔世身上的一条枷锁,一条铁律。

网中人不由捏紧了拳头,这个lo装男戮世摩罗有什么目的?他难道不是致力于成为相声戏剧界的巨星吗?还有为什么身为雪山银燕的亲二哥却没有他小弟十分之一的可爱?

傲慢与偏见的种子在此刻埋下,谁都无法预料之后的剧情不知道会不会转变成那部经典名著的走势。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