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隐

冷cp专用搜索引擎,不用FO我,看的开心就好。

……陈年老坑只是想写全员耍帅结果只出来三个人


Cadenza

#修罗国度中心

空气里有不安分的因子在跳跃,年轻情侣在烛火下热情接吻,抹鲸香味混合情动的躯体荷尔蒙,是暗藏杀机的最好遮羞布。

乐章奏响的时刻,曼邪音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从内厅穿廊而过,她高高盘起发丝,几点碎金镶嵌其间,如戴王冠。女人细瘦修长的脖颈线条刻着圆润的锋利,随着她的走动在房廊阴影与明朗月色的光影交替间划出五线谱般的模板,她利落的身体线条是谱子上一出二分音单符。

“好货。”远处的狙击手趴在高楼顶层的广告牌下,透过狙击镜紧随着曼邪音的步伐。十字镜头嵌住曼邪音项颈间的青筋脉络。

致命的大动脉被子弹穿透时泼溅而出的血液臆想如硫磺一般撒满狙击手的四肢百骸,只需要轻轻抠住扳机,便能在夜色下灼烧出燎原之火。

“说不定她发间的珠宝与脖颈的项链也能泼洒而出。”狙击手一直认为自己挺有美学细胞,美人璀璨夺目的人生在最后时刻也要琳琅满目。

“当当当当当~欢迎来到修罗国度,我是你们最亲切可爱帅气无敌的——你猜猜看我是谁?”

头顶上的广告牌突然传来一惊一乍的声响。狙击手素质良好的用消音手枪崩断了电线,巨大的屏幕垂死挣扎得闪烁了几片雪花,就撒手人寰的黑了屏。

“哎呀呀呀呀呀——用帝尊的话来讲,这真是很没礼貌喔~”即使黑了屏幕,那烦人的声线仍然生机勃勃的响起。

狙击手反应迅速不断扫描四周,不放过任何死角。

“应龙师难道没有教导过你们临场反应,随机应变吗?”

狙击手隔着面罩的额角开始流出细密薄汗。

他的视线开始锁定楼顶那间废弃小仓库,有轻微得几乎融入呼吸的脚步声从仓库阴影里走出。

“还是说,那条老龙依然秉持王对王,将对将的原则,而你只是一只随时可弃的杂鱼,所以看到对峙的人竟然是我,开心不开心,惊喜不惊喜!”那声音透着浮夸的欠揍,是一度让凶岳疆朝最反感的人惯常使用的语调。

“公子——开明”狙击手咬牙切齿满含情绪的念出这个名字。

“掌声鼓励!”随着这句话在夜色下浮散开,市中心那座保留了百年的时钟建筑,咚咚的敲响了午夜的计时。

哧啦一声,轮胎摩擦柏油马路时发出的急切声响,像被猎人扼住咽喉发出的呜咽。曼邪音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钟,她额前有一片蕾丝花网,月光下投射出讳莫如深的阴影。

矜贵又疏离,像自成国度的女王。

女王踏着风风火火的步伐,留出一尾逶迤裙摆,亲卫般守护在她身后两步的距离,小心翼翼,不离不弃。

她神情倨傲得透过豪车玻璃瞥了一眼司机席位的杀生鬼言,后者深藏在司机帽下的额角战战兢兢地留下一滴冷汗,曼邪音在时钟敲响的第一下,拉开了后座驾的车门。

伴随着门闸弹簧跳起的咔哒声。

公子开明被三百米外的子弹戳中胸口,板机扣动时响起的弹簧跳动声被钟声覆盖,他站在楼顶边缘,身后便是万丈深渊,巨大的惯性让他难以保持平衡,高速下坠。

下坠前的最后一刻他朝着对面的狙击手投出致敬礼:

“It's show time!”

这句话太轻,被呼啸的夜风切割的支离破碎。

狙击手在下手成功的第一刻,便打开呼叫机,朝着主事中心发出得手讯号。

可惜他运气实在太差,呼叫机主屏突然亮起光,接着一阵迷幻的紫色烟雾燃起,紫雾下一个穿着华丽紫黑色镶金边狩衣,梳着奇怪发髻,面覆精致眼罩的年轻男人出现在屏幕里。

男人朝他歪头眨了眨眼,狙击手似有感应一般扔掉机器。

只听“bang——”一声巨响。

整个楼顶被爆炸袭卷。





评论(1)

热度(4)